<noframes id="zdbjp"><span id="zdbjp"><nobr id="zdbjp"></nobr></span>

    <noframes id="zdbjp"><address id="zdbjp"><th id="zdbjp"></th></address>

    <noframes id="zdbjp">

    家長真正關切的應是什么?

    2020-12-31 瀏覽:160

    來源:人民政協報

      “親愛的,你家孩子語文報的哪個輔導班啊……”下班回家的路上,女兒同學的媽媽打來電話,跟我聊了半個多小時關于報班、輔導孩子作業的各種問題,焦慮之情溢于言表。我安慰道:“放輕松點兒,咱們不能一直盯著她們啊!要慢慢放手?!薄安恍邪?我要是不盯著,她作業肯定完不成;我要是不給她報培訓班,她的成績肯定就落下了”……

      上個月,清華大學的劉瑜老師發表了《不確定的時代,教育的價值》的演講,某微信公眾號起了一個“引人注目”的標題《清華教授劉瑜:我的女兒正勢不可擋地成為一個普通人》。然后,一位“海淀胖爸爸”站出來說《清華女教授對不起,我們普通人配不上你的大道理》。不謀而合,中國人民大學的儲殷老師在一篇《沒人告訴家長,教育是用來社會分層的!》的文章中發出了一位“中產爸爸”的怒吼——“我們今天的教育怎么了?教育改革喊了這么多年,學生的負擔越來越重,家長的負擔越來越重,社會的焦慮越來越明顯……”

      說實話,作為一個小學生的家長,面對當下的教育環境,理直氣壯地說“我不焦慮”,或者佛系地說“靜待花開”,是不可能的。面對孩子的成長,作為家長,我們真正焦慮的應該是什么?我們又該如何安放我們的焦慮?

      據媒體報道,12月15日北京交通大學一名大三學生跳樓身亡。曝光的遺書,其中的一段內容發人深省——“二十年來我堅信做題是唯一出人頭地的途徑,我因此放棄了其他的方向,使得做題成為我唯一而且是最為突出的優勢,并且相信這是唯一的正途……”我身邊也有類似的“傷仲永”的案例:我老家一位朋友的孩子也通過“不懈的努力”(只埋頭學習不做其他與學習無關的事情)考上了清華,拿到通知書的時候,全家上下歡騰。結果這個學生進入大學脫離了高中期間天天被老師家長看管督促的環境,獲得完全“自由”后,天天沉溺于電子游戲,結果導致最后科科亮紅燈,入學一年后被學校勸退;我一位同學也給我講了一個真實的故事,她同事的女兒考上了北大,大家都很羨慕她,結果后來這位同事說過一件事后大家就不再羨慕了——原來,這個女兒假期回家,給她媽媽帶回一箱子沒洗的內衣……

      上面的3個例子雖然是個案,卻讓我清醒地認識到,作為家長,我們真正該焦慮的不是她沒報哪個輔導班可能被落下;她沒上哪個興趣班,又被別人甩下了幾條街。說實話,我也為孩子報了輔導班,但報的是她需要的且不需要我接送的。興趣班我也報,報的是她感興趣的且離家近的。因為在路程上的來回折騰只會增加我的時間成本焦慮。所以,我現在真正焦慮的是,在我能夠陪伴她的有生之年,面對現在和將來一直會存在的不確定性,我該教給她些什么?

      一天下午,接女兒回家的路上,女兒開心地對我說:“媽媽,我數學考了100分!”我說:“真的呀,太好了!”女兒高興地說:“媽媽,我發現我越來越喜歡數學了!”我也開心地說:“我太高興了!寶貝兒,你知道嗎?媽媽高興不是因為你考了100分,而是因為你喜歡上數學了!數學是最有意思的,特別是你冥思苦想終于解出答案的那一刻,真是人間最大的快樂……”女兒興奮地說:“媽媽,你說得太對了!我也是這種感覺!”……

      所以,我也“雞娃”,但“激”的不是她的分數,而是她對這門課程的熱愛。因為一旦分數失去意義后,熱愛仍能保持她對學習的興趣,仍能讓她找到學習的意義。所以,我焦慮的是,我們家長如何幫助引領孩子找到學習的意義、人生的價值。

      每個周末,我和孩子都有一個“家庭電影院”的安排,一起看一部電影。今年國慶期間,我們一起觀看了勵志影片《摔跤吧!爸爸》。我想通過看這部電影,讓孩子感悟一個道理——做事一定要有毅力,肯吃苦、肯付出;另一方面,我也想讓女兒看到,生活不是只有作業,作業之外,我們還可以做自己喜歡的其他事情,讓我們的生活更加豐富。所以,我們約定,她可以玩電子游戲(有時長限制),可以和同學約著出去玩(必須按時回家),可以吃垃圾食品(偶爾),可以發呆什么都不做……因為對孩子而言,玩過電子游戲了,感覺不過如此;吃過垃圾食品了,也就那味兒。

      成長就是這樣,家長越限制,孩子越渴望。而孩子一旦擺脫了家長的限制獲得“自由”,就可能像被清華勸退的那個學生一樣沉迷于電子游戲無法自拔。所以,我焦慮的是,我是否讓她體驗了生活的種種,是否讓她學會了現在以及將來如何安排好自己的生活?

      ……

      再回到文初所說的社會焦慮現狀,特別是父母對于孩子教育的焦慮,因為如果整體的教育評價現狀不改變,就很難讓父母們不焦慮。好在國家層面目前很重視這一問題,今年10月份,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了《深化新時代教育評價改革總體方案》,針對現在“唯分數、唯升學、唯文憑、唯論文、唯帽子”的“五唯”痼疾,提出了“堅持科學有效,改進結果評價,強化過程評價,探索增值評價,健全綜合評價”等教育評價原則,并對不同類型不同層次的教育評價工作進行了重點任務部署。正如清華大學謝維和老師所言,教育評價是教育發展的“牛鼻子”與“指揮棒”,是教育發展的“方向盤”,直接關系到科學的教育觀、人才的成長觀、社會的選人用人觀。

      作為父母,我們也應該靜下心來理清我們真正焦慮的問題所在,并想辦法安放我們的內心,遇到問題理性地起而行之。

      (作者系教育學博士,單位系北京聯合大學師范學院)

    ?
    网投快三